暗黑冷面粥

呃——反正这里就是一碗被附魔上了奇怪属性的蠢粥!

【Geralt×Connor】Wovles 3

清泉枕上流:

城外的长桥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雪。诺维格瑞与冬天的战争被严酷地打响。原本连郊外都喧闹的繁华城镇现在仅存的声音只有鸦雀偶尔的几声号叫。相比之下沉重的脚步声显得有些不合时宜——Geralt是最优秀的狩魔人,连同他的马也是最敏捷轻巧的。积雪只能一声不吭地在他们脚下消亡。而Connor——Geralt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这个身影健壮经验丰富的猎手,在野外的这几天已经充分展现出了他的力量,这样愚蠢又刺耳的脚步声不应该属于他。但当看到那呼出的急促的白雾以及听到那怪异的粗喘声时——大概是伤口发炎而引起的高热。
这样便比较棘手。Geralt望着已然关闭的城门,那几个看门的杂碎一定又喝得烂醉如泥并躲在暖炉旁偷懒。不光是Connor,Roach和自己也需要休整,还有马背上装得满满的妖兽尸块也要尽快脱手。现在,立刻马上需要进城。
“这座城池没有守卫的士兵?”Connor的嗓音变得嘶哑低沉。“那几个狗娘养的不算士兵。”Geralt难得有些烦躁地回答,“城门因为他们偷懒被关上了,我们想进城只能从他们的值班室穿过去。”
“那便走吧。”按在斧柄上的手明晃晃地显示了Connor压抑的暴躁。廉价的木门应声而碎,几个醉成一团的臃肿身躯摇摇晃晃地站起:“喂——你们他妈的是,什么人?”
“开门。”Connor的声线里还带着隐隐的怒火,“开门,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呸,你们他妈的…是什么东西。”领头的士兵恶狠狠地拔出剑,“老子要把你剁了喂猪!”
“Connor,冷静一点。”Geralt抱着双臂冷淡地站在一旁,“一个亚克席可以解决所有事情。”
“不需要。”Connor嘶哑的声音因为恼怒更显粗嘎,“在波士顿,只要我愿意,能把这样的杂碎从城东像狗一样撵到城西。”
“当然我更他妈地喜欢把他们从城东杀到城西。”
Geralt摊摊手示意他自己解决,然后便看见鲜血一蓬一蓬地溅射进士兵们痛饮的酒杯。这并不坏。Geralt笑了笑,毕竟才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冲动暴躁只有他们这个年龄可以毫不顾忌地拥有。
当最后一个头颅被重重地摔倒地上,Geralt拿起仅仅一杯免于幸难的酒喝了一口:“怎么样?冷静下来了吗?”
Connor回转过头,火光映出他酡红一片的脸:“非常他妈的好…我觉得我现在甚至可以把布莱维克端了…哈…”
Geralt看着他双手撑在桌上大口大口地喘息,嗤笑了一声,强硬地拉过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得了吧我们伟大的assassin。早点进城看病。”


刚刚一激动漏发了一段 没想到已经被看到了 尴尬地埋进地里

评论

热度(11)

  1. 暗黑冷面粥清泉枕上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