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冷面粥

沒有營養
垃圾電核生物
是流行爛梗和80年代風搅拌后榨出來的毒汁

【ACO/巴耶克】太阳赞歌

爆喜欢啊...天

Assassin's Creed:

巴耶克站在法罗斯灯塔的顶端,号称永不熄灭的灯塔篝火就在他几步开外的栅栏后熊熊燃烧。在火焰盛大且极端膨胀的自我表演之下,青铜栅格投射在高空平台上的影子像张开的素馨的花瓣一样,朝向四周舒展开。


但是巴耶克的脚下没有影子。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光源能够投射出古老守护神的真实模样,哪怕是天空中的荷鲁斯或者孔苏也做不到。九柱神本身就是超越时空的高次元存在体,一时兴起也许他们可以勾勾手指撩拨光的帘幕让信徒们一窥自己的虚幻模样,更多的时候他们热衷于行走在内夫德沙漠的深处和红海温暖的泥床上,不曾留下半点足迹。


长着胡狼头颅的巴耶克高举双手,用力杵下手中黑色的长标枪。标枪的重锤部分每次撞击到木板,身后的火焰便会畏惧般地减弱一分光热,重锤末端的平衡球体像被融化金汁一样,立刻显现出灼热的神秘花纹,纹路仿佛是被唤醒过来的种子,破壳,伸展,抽芽,长叶,繁茂,卷曲出优雅而繁复的线条,最后在标枪的尖端迎来了死亡,化作金色的齑粉,加入到亚历山大里亚上空群星的队列。他如此往复了十二次,最后昂首挺胸发出长长的狼嚎,宣告新的星辰已然诞生,旧的一天彻底过去。


然后他听见了自己头顶上方有嗡嗡的振翅声音,就在眨眼的瞬间,艾雅就已经站在巴耶克的身后了。她是有着母狮样貌和勇猛性格的女神,虽然日常为了出门方便,她会化身成有着金绿色翅膀的圣甲虫,乘着伟大之绿海上吹来的风潮四处旅行。


“晚上好,艾雅。”巴耶克有些拘谨地问候道。他和艾雅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在诸神的巨柱大厅里还残留着关于他们相爱却莫名其妙分手的八卦传言。


母狮浅蓝色的明亮眼眸在火焰的映衬下如同璀璨的宝石,她先是柔声回应了声“你好,巴耶克”,在凝视了胡狼片刻后,转为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我有事情找你。”


想想也必然如此了。胡狼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他多么希望能跟心爱的人聊点诸神工作之外的话题,“多半是要紧的事情。”


“非常紧急。”


“足以影响到几个钟头后的日出吗?”


他只是随口一说,夹杂着些许的抱怨情绪,没想到艾雅侧过头一字一句地回答道:“当然影响。”


胡狼尖而长的耳朵抖动了一下,他的眉间皱起来了,“怎么回事?”


“阿图姆收到了一封长达一百多肘的纸草卷,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可是因为书写得太潦草还有很多错别字,他花了很长很长时间才读完。其实有用的话就是最后一句——荷鲁斯和阿努比斯请了个无限期的长假,在阿图姆辨识阅读的时候他们已经开溜了。”


“荷鲁斯和……阿努比斯?一起?”巴耶克大为惊讶,“那个阿努比斯?”


“对,就是那个阿努比斯和那个荷鲁斯。”艾雅加重了语调,接近咆哮。巴耶克察觉到了她的不高兴,她那种责任心高于一切的性格也是导致他们分手的原因之一。“你的第十三任继承者,马利克·阿努比斯和第十三任太阳神阿泰尔·荷鲁斯,擅离职守。”


胡狼伸出锐利的爪子,困惑地挠挠下巴上的短绒毛,最后挤出一句干巴巴的感叹:“不可思议。”然后他很确信自己被母狮狠狠地瞪了一眼,仿佛是他怂恿两名年轻的神祇离家出走。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虽然如此询问,巴耶克确信女神早已有了应对方案。


母狮盘起手臂环抱抵靠着胸前,“已经派出一队人马去抓捕他们了,不过当务之急是明天的太阳必须照常升起。”


“所以?”胡狼赤红的眼睛对上母狮湛蓝的眼睛。


“这件事只有曾经和太阳神搭档过的你来做。”


不等巴耶克提出反对,艾雅转身走向法罗斯灯塔烽火的背面,巴耶克追了上去,他看见她脸颊两侧向后飘荡的金色鬃毛,仿佛是法罗斯灯塔火焰的延伸物。


狮头的女神只回眸瞥了古老的胡狼神一眼,命令道:“跟我来,锡瓦的神祇巴耶克。”


然后她纵身从灯塔边缘一跃跳下,等巴耶克探身张望的时候,下面除了深邃的海面,就只有一只圣甲虫乘风升起,掠过他的鼻。他别无选择,只能追随甲虫的飞行轨迹而去。


他们沿着尼罗河逆流而上,来到了荷鲁斯的都城孟菲斯的外围。艾雅领着巴耶克绕过大半的城垣,来到东面神庙的白色城门前。锡瓦的古老守护神、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前任阿努比斯巴耶克一眼便发现了在苍白的神道尽头的那件玩意,突兀地被夹在两列昂首的鹰隼雕像中间,在孔苏银白色的衣袍下反射着与万事万物完全不同的光辉。


即使心底有不好的预感,巴耶克还是硬着头皮问:“那是什么?”


顺着胡狼神的手指方向,母狮轻描淡写地说道:“一辆自行车。”


“什么?”诸神是超越时空的存在,所以他们的知识和认知也是足以跨过时间的鸿沟,巴耶克当然明白自行车是什么,但是他无法把这件来自未来的两轮交通工具和自己接下来要扮演的角色联系起来,“我的意思是自行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时代?”


尖细的鹰啸像是为了解除巴耶克的疑惑响起在孟菲斯城上空的云层里,声音因为太过于快速的飞行声音被风带撕裂,拉长,变成细细的丝线般降落在神明们的身上。短暂地忘记自己正在跟女神交谈中,巴耶克朝天张开双臂,热切地呼唤心底的那个名字。


“塞奴!塞奴!”


名叫塞奴的年轻猎鹰听到了熟悉的口哨和声音,连续发出数声喜悦的尖叫,盘旋了三圈之后俯冲下来,急速地拍打双翅,精准而灵活地停落在自己最喜欢的饲主手臂上。


“好孩子,好孩子,我的塞奴。”


重逢的喜悦让巴耶克也不顾形象冒失地用胡狼的尖嘴巴蹭了蹭红隼,还把脸贴上去,差点把小家伙拱得从胳膊上掉下去。


塞赫美特安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微微扬起笑意,不过时间催促着女神责任心,她不得不开口打断了一狗一鸟的感情交流:“巴耶克,阿图姆的意思是塞奴将会顶替开小差的荷鲁斯充当一段时间的太阳,直到哈索尔把那两个逃家家伙绑回来。”


然后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移到那辆崭新的自行车上。


“难道是用那辆自行车……?”


“没错,用自行车把塞奴送上去。”艾雅斩钉截铁地说,“因为塞奴只是下一任荷鲁斯的后备之一,它还不足以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抵达太阳神的天空神道。”


“不,我的意思是……”巴耶克揉了揉额心,像偏头痛病人经常做的那样,“为什么是蹬自行车?以前我们是骑纯白的骆驼或者黄金陆行鸟。”


“这个原因……”


胡狼神发誓自己有一瞬间看到艾雅笑了,是那种带一点点邪气的狡黠的可爱微笑。


“因为阿图姆觉得共享单车比较拉风,也比较便宜。”


经过接近两个小时的准备之后,全副武装的守护神巴耶克坐在自行车上、自行车立在荷鲁斯神庙的顶上、而他的好朋友塞奴被勒令乖乖地蹲在自行车前面的菜篮子筐里,此时此刻大大的圆月正好下沉到月桂树的第三根树杈,按照天空的法则,太阳应该要出现在东边对称的位置。


艾雅反复抚摸塞奴小小的脑袋,口中流淌出古老的咒语,阿图姆的力量透过母狮女神的口舌传递到红隼体内,塞奴的眼睛顿时迸发出金色的光芒。咒语结束之后,艾雅掏出一条毛巾盖住菜筐子,以遮蔽代理太阳神散发出的光芒。


“准备好了吗,守护者?”


胡狼神再次握紧了龙头上的橡胶皮,右手四指偷偷勾住刹车,穿着古老人字拖草鞋的脚踏住脚蹬,视死如归地凛然回答道:“准备好——啊啊啊啊啊————————————雅雅雅!!!”


塞赫美特才没有耐心等待胡狼神的出发宣言,踢掉踹掉车子的支撑,一把把自行车从神庙门楼上推了下去。风神笑呵呵地鼓起腮帮子,把自行车吹得翻滚了两周,再兜进自己强有力的臂膀中,推举上了半空,迎着银币般闪耀光华的月亮,守护者、代理太阳神和他们的自行车在世人的瞩目中变成了一道神圣的剪影,而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们将会被视作天启,雕满神庙的里里外外。


“去吧,去吧,我的巴耶克。”


艾雅长久地仰望着努特,凝视着他们在天空中划出的杂乱轨迹,直到太阳再一次在地平线上升起。


×上一次荷鲁斯和阿努比斯就决定要请长假不上班。


END.

评论

热度(98)

  1. 暗黑冷面粥Assassin's Creed 转载了此文字
    爆喜欢啊...天